文章列表
但街道办人、财、物有限
2020-06-24 03:2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作为基层群众自治组织,社区原本的职能是调解纠纷、反映居民意见诉求等社会事务,但现在社区行政任务越来越多,忙于应付评比检查,行政化色彩越来越浓,俨然成为一个政府小部门。”严浪介绍,经过调查梳理,发现在西湖区所属社区中,最多的要承担29个职能部门131大项387小项工作和职责,“基本上是有多少职能部门,社区就要承担多少项工作。”

“每挂一块牌,社区就要增加一项工作;每做一项工作,社区就要每天记录一份台账。”南昌市东湖区百花洲街道火神庙社区居委会主任陈金香说。

“挂多少块牌子,就表明社区要做多少项工作。”利字街社区居委会主任李凤无奈地说,有些牌子还没挂出来。西湖区一份《社区办公场所挂牌情况统计表》显示,最多的社区有四五十块各个职能部门要求挂出的牌子。

在很多地方,城市社区居委会的职责范围越来越大,行政化色彩也越来越浓。为减轻社区工作负担,让社区回归居民自治定位,今年5月,南昌市在西湖区试点社区减负工作,取消81个工作事项,涉及区直28个职能部门。然而,与社区承担的繁重任务相比,“减负”比例仍偏低。

为减轻社区负担,今年5月,南昌市在西湖区试点社区减负工作,“大刀阔斧”取消无关工作事项,但“减负”比例仍偏低。

“牌子多、台账多、检查评比多,社区居委会越来越像行政部门。”西湖区民政局副局长严浪介绍,根据《社区建立台账统计表》显示,有十几个上级部门要求社区建立相应的台账,其中有一个职能部门要求社区设立的台账、表格甚至多达24种。

“很多工作不是不愿做,而是因为社区一没精力、二没能力,工作遭遇阻力,还经常引起居委会和群众的矛盾。”陈金香举例,社区内有100多家餐馆,从业人员的健康证由居委会负责检查,但是社区干部没有执法权,很多人都不配合。

“通过前期调查摸底,西湖区整合出社区居委会依法履行的职责事项只剩下11大项。”严浪介绍,西湖区在辖区的每个街道选取两个社区作为试点,“经过反复征求意见,最多的为社区取消81项工作,涉及区直28个职能部门。其中,区总工会取消的无依据工作事项最多,达10项”。

“此次社区‘减负’先行在西湖区试点,如何在全市推广,还要看试点进展的情况。”南昌市民政局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处刘处长认为,要彻底“砍掉”社区过重负担,应该要“自上而下”进行。区级或市级层面减负比例有限,层级越低,社区“减负”工作越不彻底,最起码要在省级层面协调,减负的比例才会更高。此外,社区减负后,有些工作要收回到街道办事处,但街道办人员少、经费少、工作量大,如何解决街道办的难题也是个问题。(记者 吴齐强摄)

作为试点社区之一,在西湖区广润门街道直冲巷社区看到,社区居委会对外只挂了“社区便民服务中心”“社区居民委员会”和“社区支部委员会”3块大标牌,内部整合成了“社区网格管理站”“社区城市管理站”和“社区事务管理站”3个工作窗口,分别负责公共卫生、采集信息和城市管理宣传教育工作,墙上只剩下9块小标牌。“虽然牌子减了很多,但任务仍然没有减轻多少,每天还是要做很多工作,工作人员还是忙于应付各种台账资料。”社区居委会主任龚带弟直言。

“有些职能部门不管符不符合社区实际情况,经常一纸文件就向社区布置任务,随意在社区挂牌,将社区看作自己的分支机构。虽然许多工作职责由街道办负责,但街道办人、财、物有限,为完成上级部门的任务,只能分派到社区居委会。”东湖区百花洲街道办事处主任付振海说。

“什么事都压到社区,忙得不可开交啊!”前几天,在江西南昌市西湖区朝阳洲街道利字街社区,社区工作站副站长邓淑华一见面就抱怨,为应付上级部门检查,社区所有工作人员前一天加班到晚上近12点。

“社区每项工作都要做台账,再按月、季、年进行汇总,上报给各个职能部门。职能部门通过检查社区台账,对社区工作进行考核。”社区干部张发荣透露,不同职能部门委派的工作有些是重复的,一项工作有时要分别做几份台账,社区干部每天要花很大一部分时间来制作台账。

利字街社区居民委员会设在一栋居民楼的一层。还没走进居委会,就看到门外宣传栏上贴满各类活动通知海报,大门口悬挂着“社区便民服务中心”“社区居民委员会”和“社区支部委员会”三块大牌,另有一侧自上而下挂着“便民服务之家”“妇女健康之家”和“社区心理咨询室”等十几块小牌。居委会的每间办公室门上都挂了七八块牌子,而会议室则从里到外,也挂满各种牌子,包括“未成年人教育办公室”“市民学校”“人口学校”等。

但是,西湖区此次的“减负”工作仍没有达到彻底减负的目标。据统计,西湖区任务最多的社区要承担387项工作,此次只减掉了81项,这意味着社区还有300多项工作要做。“西湖区是‘自下而上’进行‘减负’,只能取消区级职能部门委派给社区的工作任务,对于省、市等上级部门安排的工作任务,区级层面无权清理。”严浪解释。

同时,西湖区制定《关于减轻社区负担、提升服务群众功能的实施意见》,原则上对区直各部门没有法律法规、条例和政策文件依据下派给社区的工作任务,一律取消。

社区工作最直接的体现就是社区工作台账。在绿源社区,居委会工作人员身后都摆放着一沓沓工作资料。下午3点左右,大厅内没有办事的居民,工作人员都对着电脑紧张忙碌地填表格。随手翻阅“群防群治工作台账”“工会工作台账”“社区志愿者服务台账”,里面都是各项工作的进展情况,从居民签名、活动图文资料、工作小结,到考核情况,都详细记录在内。

在殷家巷社区,上午9点,社区居委会只有两三名工作人员,门上张贴着其他工作人员的电话号码。居委会主任殷中民解释,从7月开始,殷家巷社区启动棚户区改造,社区9名工作人员中,有6人被抽调到征迁小组,上门入户动员住户搬迁。为了不耽误群众办事情,社区便将工作人员电话张贴在大门处,群众有事只能电话联系。“有的社区干部常常是接到一个电话赶回社区,办好事情又奔赴征迁工作现场”。

今年5月,南昌市在西湖区启动社区减负试点工作,对区级职能部门下派给社区的没有法律和政策依据的工作事项,一律取消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g37j.cn贵州省遵义市蕉吃纫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- www.g37j.cn版权所有